“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讲座周”之《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价值与保护的选择》
介绍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价值与保护的选择。??
主题嘉宾:主讲人: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所长、教授柳长华。
直播时间: 2012年06月16日 14:00 - 14:00
直播嘉宾:
 
 
直播图片 更多>>
  •    2012年6月9日至18日,文化部2012年“文化遗产日”主题活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讲座周”在国家图书馆举办。16日下午14时,第八讲《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价值与保护的选择》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北区学津堂举行。图为听众朋友提问。文化部政府门户网站记者全悦 摄。

    听众朋友提问

  •    2012年6月9日至18日,文化部2012年“文化遗产日”主题活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讲座周”在国家图书馆举办。16日下午14时,第八讲《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价值与保护的选择》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北区学津堂举行。图为听众朋友提问。 文化部政府门户网站记者全悦 摄。

    听众朋友提问

  •    2012年6月9日至18日,文化部2012年“文化遗产日”主题活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讲座周”在国家图书馆举办。16日下午14时,第八讲《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价值与保护的选择》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北区学津堂举行。图为听众朋友提问。文化部政府门户网站记者全悦 摄。

    听众朋友提问

  •    2012年6月9日至18日,文化部2012年“文化遗产日”主题活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讲座周”在国家图书馆举办。16日下午14时,第八讲《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价值与保护的选择》在国家图书馆总馆北区学津堂举行。图为听众朋友提问。文化部政府门户网站记者全悦 摄。

    听众朋友提问

相关媒体 更多>>
    相关摘要 更多>>
      背景资料 更多>>
         
        文字实录 正序 | 倒序 手动刷新 自动刷新:
          主持人 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读者朋友们下午好!今天举办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讲座的第八场讲座,邀请到柳长华老师为我们做演讲,柳老师给我们带来的讲座题目是“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价值与保护的选择”,下面大家用热烈掌声欢迎柳老师给我们带来精彩的演讲! [06-16 13:59]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所长、教授柳长华 谢谢文化部国家非遗保护中心的邀请!很荣幸和大家一起共同庆祝我们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日,认识大家很高兴。今天想跟大家一起共同讨论一个问题,中医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它的核心价值是什么?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21世纪,中医作为一种科学技术,我们为什么要保护它?有知识产权不挺好吗?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中医是文化吗?如果中医是文化,文化能治病吗?这是很有趣的一些话题。这些年在文化部领导下,我个人也做了一些关于非遗方面的工作,一边做一边学习,对刚才这些问题也做了很多的思考,国际上有代表性的两种医学是西医学和中医学,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传统医学,像中医这么博大精深的传统医学绝无仅有。什么是文化?这是一个老声常谈的话题,文本意是文明、花纹,文字称文,也是模仿各种动物、事物的轮廓画成的图形,像花纹一样,所以叫纹。衣服上的纹理图案光彩华丽,穿着有纹彩的衣服又称为“华”。《左传·定公十年》杜注:“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化的本义是变化、教化。一类人群,一个地域,服色美者则有礼仪,具有优越之德,为人们所仰慕。故《易经》称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穿上华丽的衣服就可以治理天下,为什么呀?。《易经》曰: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周朝的文化是夏商两代的文化,非常丰富。有了文化,就可以变鄙薄为文明。这是中华民族“文化”一词的内涵。我们今天其实无需给文化下一个定义,其实文化应该是个民族,所以说我们汉民族今天对文化理解的内涵仍然没有变,我们老说我们是中华民族,这样一个历史的发生大概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的时候。 [06-16 14:05]
          柳长华 中医植根于中华民族的文化之中,并由这种文化构成特有的传统医学,代代相传,人们生活在这种传统中,延续着这种医学的生命观和价值观。不识字不能叫没有文化,识字了也不一定有文化,不识字没有文化是近现代人的一种说法,人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传统当中,延续着他们特有的文化价值观,就像中华民族一样,世代相传,我们延续了我们自己的文化,它就在我们身边,像影子一样,你自觉不自觉的会带着本民族文化的烙印,你的一举一动都是这样。怎么理解中医文化的价值?我们经常说历史,劳动人民在生产劳动中创造历史,其实中华民族崇拜自然,上为阳,下为阴,阴阳是人们认识自然的一种理性概括,然后又有五形,说明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到今天仍然非常有指导意义。有了文化以后,在文化的基础上才能产生医学,才能产生对生命的认识,扁鹊是诊脉的创造者。我们说中医的文化,是在这样一种中华民族文化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生命观和疾病观,中医认为人的生命是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构成的,西医认为人的生命是物质的,蛋白质构成的,这两种医学从生命观上有着根本的区别,不同的生命观就有不同的疾病观,不同的疾病观就有不同的病因观,不同的病因观会有不同的用药观。中医认为人的生命观是精神和物质构成的,而且中医的生命观通过天人合一的信仰,中华民族是崇拜自然的,在这种信仰基础上衍生出观象的方法,天有日月,地有12经,人有12经脉。 [06-16 14:18]
          柳长华 中医的生命观,认为人的精神和物质构成人的生命,那么病因是什么呢?病因有内因和外因,内因就是“喜怒忧思悲恐惊”,有人叫七情,七情不调就伤人,成为致病的内因。外因是风寒,不和谐,就成为致病的外因,中医学的病因你能消灭吗?不能消灭,能对抗吗?也不能。西医学的病因是外来的,不属于你所有,“喜怒忧思悲恐惊”就在你的身体里,中医很自然的选择养生,七情要保持情绪的调和,对外要和自然界保持和谐,中医很自然会选择养生,中医治叫病也好,叫养生也好,就是这样一种生命观。西方医学病因可以看到,中医的病因看不到,也摸不着,中医的脏腑、经络、气血看不到、摸不着。虽然有形体的一部分,但我刚才说了精神和物质两方面构成的,而且中医学尤其重视精神的东西。 [06-16 14:24]
          柳长华 在生命观的基础上,在天人合一基础上,中医还创造了四诊和辩证诊断疾病的方法,“望闻问切“,各种各样的辩证方法,诊断疾病,再一个治疗方面的知识,比如中医说的治病求本、扶正祛邪,这就是中医学富有哲理、富有智慧的治疗疾病的原则性东西,像中医的针灸、枕骨、推拿等等,这些都来源于中医的生病观,和内服药物所起的作用不是一样的。再一个本草纲目中,医叫本草,现在叫药,但是在中医学里本草和方剂是两个门类的知识,但是现在把这两个门类的知识混为一谈,即使在今天,中药和方剂仍然是两个门类的知识,不能混淆,最早神农尝百草,创造了中药方面的知识。大家知道,中医学里有一句常说的口头禅:“用药如用兵”,为什么“用药如用兵”呢?就像打仗一样,打仗时候要把兵组成阵来攻敌。中医治病也是,要把药组成方来攻病,这是很了不起的一种智慧,本草中药的作用是为组方服务的,不是直接用来治病的,只有把药组成方才能攻病,组方过程千变万化,充满了医学的、生命的各种各样的智慧。比较有代表性的有《伤寒类》,这部书问世两千年了,日本人把它的原方配成制剂,用来治疗疾病,带有崇拜色彩。有人说今天还在用2000年以前的方,要创新,还在读《皇帝内经》,要创新呀,这个话听起来挺有道理的,但是有时候想想也不完全是这么回事儿,换个角度说,中医真了不起,方子用2000年了还不过时,《皇帝内经》2000年,仍然还有很高的指导价值,2000年算什么,先继承下来,再就是汤液的知识,养生的知识。 [06-16 14:34]
          柳长华 中医这些知识是文化?还是科学?经络我们能找到吗?有经络吗?现在找不到,有人说现在科技水平不高,将来一定会找到,但是我们为什么要找呢?我们为什么要找中药的成份?这个问题太深刻了,站在文化多样性、站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角度上理解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首先会认定你是无需去找,找它干什么呀,挺好的,一万年以后也这样,这是一种文化的多样性,我这个年龄就是学科学技术出身,学辩证唯物主义,从文化多样性角度看这个问题时候,不是简单的感情问题,是人类未来的重大需求。你可以去研究,没有问题,但是你的研究不过就是一种科学技术对它的利用而已,仅此而已。我们不是要保护吗?不保护不行,连老百姓都说中医挺好,就是说不清。最近几年搞非物质文化遗产,想想过去那些很熟悉的事情,我才能进一步体会到文化多样性的价值,大家知道现在看病难、看病贵困扰着政府、困扰着我们大家,各个国家都存在这个问题,医疗的改革,不光我们在改,美国人也在改,我们习惯用一种创新的观念看待一切的时候,我们真的应该回回头,我们再来梳理梳理我们过去那些好东西,比如说我们年龄大一点的人过去最常见的是黑沙锅熬汤药,大家说这个东西落后,又麻烦,现在多好,上医院去,装个塑料袋就提回来了,喝的时候加热一下就行了,挺好,是好,但是你想想,中国人几千年,不知道延续多少年了,为什么不改变这种方式?你想想,夫人有病了,丈夫出去把药给你包回来,放在火上熬,一边熬一边搅,熬好以后把药倒碗里,满屋子里充斥着药味,病人躺在床上看着亲人为他忙碌的熬药,药熬好以后端病人床前,药还没喝,病去了一半了,我可能自作多情,我觉得挺好的,为什么不腾出点时间给家人熬药呢,我从来不敢说医院熬的药不如家里熬的好,我从来不讲这个话,都好,但是医学的人文关怀没有了,熬药是什么?熬药是一种医学的人文关怀,我们总是讲医德,不光是医生的事,你们还有责任,医生的药开的再好,回去摔摔打打,拉个脸熬药,我看再好的药吃了也不管用。 [06-16 14:38]
          柳长华 医学被越来越多的标准、越来越多的规范约束,医学越来越技术化,医生越来越依赖于技术,医生的智慧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小,越来越技术化,医疗费用必然会上涨,各种各样标准约束你的时候,医生主观能动性必然受到限制,否则面临着要吃官司的危险,不给你检查时候,万一有什么不测,人家会说为什么不给我检查,医生和患者的关系是商业关系,医学的人文关怀越来越淡薄,医学人文关怀不仅仅是社会问题,和疾病本身的痊愈、疾病本身的疗效关系非常密切,这些东西是什么?是文化,非常优秀的文化。谈到中医的文化问题,这些年来公众对中医的认同、依赖越来越普遍,不像前一段时间有人还要诽谤中医,说中医不科学,从西方科学的产生来讲,也就是200多年的时间,中医有多少年的时间,一定要非把它说成科学才能被人接受吗?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蠢事,没有必要,它是什么就是什么,为什么要说成科学,中医本不是科学。 [06-16 14:40]
          柳长华 我们再来看看保护的问题,传统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不是单纯的说教,今天中医生存发展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为什么要保护它呀?除了提高认同感、提高传承能力之外,我们还有什么样的保护?既然它的生存有困难,是什么困难?其实我不展开说大家都知道,已经近百年了,我们民族文化走下坡路,一百年以前老百姓不会说这样的话,中医挺好,就是说不清,一百年以前的中国人不会讲这样的话,把中医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时候,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更全面的问题,有时候大家会问我一个问题,中医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怎么回事儿?保护什么?我说我尝试着用两分钟给你说清楚,我说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值钱,值钱才叫知识经济时代,知识有价值了,创新的知识值钱,有知识产权来保护,传统的知识也值钱,没有人保护,靠什么?靠我们刚刚兴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之前国际上还在推动着一些相关的保护,比如说传统知识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遗传资源的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等等,其实这些话题几十年了,最近十年,国际上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动方面真的是非常非常的迅速,我们国家从2005年铺开这项工作以后,短短几年,家喻户晓,成效非常大,今年非物质文化遗产日改变了宣传方式,用论坛的方式,我觉得又是一种进步,不光是展览,如果这样一种论坛退回五、六年去,可能公众不会这么踊跃。这样一项工作早在上世纪一些国际性的组织就在开始推动,也就是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是国际性热点问题,不是我们一个国家想起来要做,比如世界卫生组织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强调传统医药在国家医疗保健尤其是初级卫生保健体系方面是有作用的,这不容易,世界卫生组织看到这个问题了,2000年世卫组织发布了传统医学研究和评价方法指导总则,对传统医学有个定义,非常有趣的定义,什么是传统医学?在维护健康以及预防、诊断、改善和治疗身心疾病方面使用的各种以不同文化所特有的理论、信仰和经验为基础的知识、技能和实践,我觉得相当准确、相当深刻,值得我们很好的学习,值得我们深思。2003年进一步认识到传统医药是知识发源地,民众和国家的财产,应给予充分的尊重,它是一种财产,要给予充分的尊重。尊重是什么?包括精神上的、思想上的、意识形态上的、经济上的、商业上的,你要尊重,你要承认它的价值,你要合理利用,你要分享利益。要分享利益,你在开发传统医药知识的时候,你要给传统知识的持有国或者持有人制定相关的条款,要保障他的权利。 [06-16 14:47]
          柳长华 今天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时候我们学术界不太关注这个问题,政府已经在推动这件事情,但是学术界关注的不够,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包括两部分,去年东京宣言已经正式写进公约了,与遗传资源相关的传统知识保护,联合国粮农组织也提出了关于农民权和农业遗传资源权的问题,保护传统知识保护权为农民种植的草药提供了保护依据,什么是中医药?中医药就是物吗?就是草吗?那就是中药吗?我们说它是物,它为什么是中药?中华民族说它是中药时候,给它赋予了有性、有味,给它赋予了知识,农民种植的草药甚至一些相关的植物、农作物同样有传统知识的问题。有时候我们讨论什么是中药?有人说由中医理论指导使用那就是中药,我说这个定义有点问题,什么是西药?西医理论指导的就是西医,我说能这样下定义吗?什么是中药?利用其自然属性来防治疾病的叫中药,自然属性,我觉得很准确,不改变其自然属性,而利用其自然属性防治治病,我刚才说了中医的疾病观、病因观、用药观,中国人认为草物都是有情有性的,所以才能治病、才能养生。西药恰恰相反,西药叫化药,或者某种提取物,这种药就是改变了它的自然属性,中药在利用自然属性防治疾病时候,几千年都可以用,西药改变自然属性时候,总是在淘汰,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而且西药开发成本非常高昂。 [06-16 14:49]
          柳长华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统知识保护是一件事情。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对第四类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知识的实践的解释是这样的,主要是社区与自然环境互动中形成的知识、诀窍、技能、实践和表现形式,包括许多方面,如传统生态知识、土著知识、传统医疗体系,有人说中医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果真是这样的一种认识的话,我想你真的落后了,应该加强学习,应该站在国家民族利益的角度,站在人类可持续生存发展的角度,特别是我们一些学者。在国际上,我们还看到这样一个现象,短短时间里公约的缔约国有一百多个国家,中国、日本、韩国都是2004年、2005年加入的,从成员国分布区域来看,四分之三集中在亚洲、非洲、欧洲,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到2010年底,属于第四类有关自然界和宇宙有关实践的项目30个,涉及到传统医药2项,有点类似于中国人过去说的像巫医一样的医疗行为,值得我们尊重,这些问题值得我们深思,这种场景在一些农村地区太常见了,路边上摆摊卖药的,很多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掏钱买,这就是传统。 [06-16 14:54]
          柳长华 我们国家从2005年以来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推动非常快,200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12月份发布了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2005年开始启动第一批国家级名录申报工作,2006年发布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暂行办法,目前已经公布了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传统医药第一批进入的有9个项目,很有趣,中医诊法、炮制技术、中国传统制剂方法等等,唯一认知项目是思想,我说中医的思想最值钱,最需要保护,中医在漫长发展历史中形成了独特的生命力。但是在经济全球化、西方现代化影响下,我们传统医药进入一个被质疑、验证的困境,传统医药的生存确实面临着这样一个现实问题,甚至有些法律、制度、规章也都没有充分的考虑到传统医药生产发展的需求,很多特色的一些医疗方法、诊疗技术频频失传,越到基层,中医越难生存,反而在大城市中医生存环境越来越好,越到基层中医越难生存,前些年基层有很多中医,特别是农村地区,现在一有病就上卫生所打吊针,过去城里人享受的我们也享受到了,挺可悲的。城里人现在知道了,现在不轻易打吊针了,不轻易用抗生素了,城里人普遍有吃中药的认识,看中医的人越来越多。 [06-16 15:00]
          柳长华 有一位官员讲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他说保护世界观和信仰体系比保护自然环境更具挑战性。同志们,我们生活在当代,我们所有人面临一个最严峻的话题,我们党在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就是这个问题,是意识形态,是世界观,是信仰体系。最近这些年,我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做了一些深入的思考,下一步怎么把保护落到实处,怎么真正的推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政府的官员早就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这给我们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提出了一个要求,文化部蔡部长在去年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座谈会上讲了这么一段话,他说文化部将抓紧研究起草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律实施细则,逐步形成以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为统领、以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为支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律体系,研究制定分类保护标准规范和指导意见,综合运用抢救性保护、生产性保护和整体性保护多种方式。把保护放在首位,把申报放保护后面,对我们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那么什么是保护?保护非物质文化公约,指确保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命力的各种措施,包括遗产各个方面的确认、立档、研究、保存、保护、宣传、弘扬、传承,特别通过正规和非正规渠道进行振兴。讲两个保护,我们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一个层面的保护,确认、立档、研究、保存、保护,又一个保护,一个大保护,一个小保护,这两个保护的内涵是不一样的。总的来看保护,我们可以理解就是保卫它,能够让它生存、传承、发展,具体的保护指的是保护措施、法律法规、制度,公约13条提出其它保护措施规定了有运用适当的法律、技术、行政和财政措施,从而确保非遗的传承。今天我们做到了哪些呢?法律也好,技术也好,行政也好,如果说行政和财政统称行政方法,国家资金扶持也好,政策扶持也好,确认保护、传承应该采用法律方法,立档、保存应该采用技术方法,研究、宣传、振兴应该采取行政和财政方法,这样我们就清楚了。 [06-16 15:05]
          柳长华 我们今天在推动非遗保护,一开始特别关注申报各级保护名录,市级、省级、国家级,文化部前些年很快提出关于生产性保护的问题,一些地方也在制定一些条例,我们国家有《非遗法》,去年6月1号正式生效,我已经注意到,有些省自治区也制定了本地区的保护条例,跟的非常快。行政的保护也好,法律的保护也好,那么技术的保护在哪里呢?我几乎没有看到,按照公约第12条规定,编制名录是公约成员国的一个特定义务,必须编制名录,要表达你要保护什么,第11条又要求成员国应该由社区群体和有关非政府组织参与,确认和界定其领土上的个人非遗项目,又特别提出社区、群体和有关非政府组织参与。国家建立名录的目的在于保护。《非遗法》里规定了怎么申报,包括权利、义务都进行了规定。名录本身不是保护措施,只是实施保护的前提,我要保护我们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认定的有哪些,所以采用法律方法进入保护非遗名录之后教科文组织认为研究和立档应该是首先考虑的战略问题,目前我们国家公布的国家级代表性名录仅仅是各个项目名称的列表,并没有每个项目的详细内容,因此,在实际操作中还会出现保护什么的问题,保护什么呀?我刚才说了两个问题,我们谈这个问题时候大家不要忘掉刚才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两个方面,一方面要尊重价值,另一个方面是商业利用、国家利益,在这两个前提下谈这个问题时候才能立得住。但是申报列入国家名录时候,申报者已经提供的一些相关的材料和基础信息,要求是这样:项目介绍、传承情况的介绍、保护的要求以及有助于说明项目实情的资料,我们说这些东西还都没有解决保护什么的问题,UNESCO提出的非遗项目立档要素很明确:第一,项目的身份,包括项目名称、概要、所在地,项目特征,包括有形要素、无形要素,项目状态,项目涉及人员和机构,立档是非遗保护的技术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我们不能落实的话,非遗法第19条提出的保护目的和措施很难实现。 [06-16 15:08]
          柳长华 对传统医药的项目来讲,立档首先是技术问题,我们说我国的传统中医药蕴含着中华民族各民族特有的价值观、思维方式、想象力、文化意识,而且形成了这样一种认识生命和疾病的思想、方法、用药的技术等等,立档应该着重挖掘蕴含的核心思想和文化价值,主要应该包括项目的核心理念以及必要的表现形式。第二,项目所涉及的实物。体现它的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除了中医药之外,我们国家是多民族国家,我们还有很多民族医药,还有很多民间医药,民族医药也可以说与中医药同样博大精深,像藏医药、蒙医药、维吾尔医药等等,真是我们国家一笔了不起的财富。立档是非遗持有人对自身非遗内容的确认,你要保护什么,你必须要有一个确认,而且这个确认是谁来确认的问题,我们今天不深入的讨论这个问题,重要的是它是未来法律保护范围确定的重要依据。比如同仁堂,同仁堂保护的重点不仅涉及中医药文化的核心思想,应该包括具体的表现形式和传统的经营方式、传统的配本、生产、烹制、加工工艺、药材的鉴别等等,这是同仁堂特有的东西,都要以立档的方式给予确认,立档是带有法律效率的一种措施,但是类似这些工作我们今天还没有全面开展起来,我呼吁很长时间了,在很多地方我一直在讲我的这个想法。 [06-16 15:11]
          柳长华 当然还有一些更深层的东西,比如刚才我谈到的同仁堂的古训,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西方人经营也讲诚信,藏医药配药时候一些贵重的或者一些有情有性的药物时候要斋戒沐浴三日,要独处一室,要有一颗非常虔诚的心才能配这个药,他的精神会赋予到药里面去,真的就是这样一种信仰,民众也认为应该这样,不是诚信,比诚信还要高,是信仰。一个企业所有的员工有了一种信仰的时候,那是多么大的力量,老字号是有自己信仰的,长期以来几百年形成的信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可以为传统医药的文化根基提供有利的保护,通过建立一套传统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制度,实现对传统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存、尊重、承认价值和合理利用,涉及人类可持续生存,涉及传统医药可持续发展的问题。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真是一件天大的事情。我期待着有更多的社会公众参与进来,更多的人关注我们国家,关注人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让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世世代代的传承下去,发扬光大。谢谢大家! [06-16 15:18]
          主持人 谢谢柳教授精彩的演讲。各位读者,现在是提问环节,如有问题,请举手示意。 [06-16 15:19]
          读者 尊敬的柳教授,因为在2008年在中央电视台曾经有司马南先生和何祚庥老先生跟一位老中医进行公开的电视辩论,结论是中医是伪科学。第一,中医不仅仅只是医;第二,中医是中华文明在史前史的根文明之一,史后史又有语言又有文字,史前史是只有语音没有文字的根文明之一;第三,中药不能替代中医;第四,中医的核心宗旨是整体辩证平衡中西文明文化,有完全不同的特点,比如西方文明的特点是解构、分类和分析,不断切分,由此产生他们的知识体系、技术体系和科学体系,而中华文明海纳百川,综合归纳,跟这个整体辩证平衡是一致的。从旁观者角度来看,关于中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的措施,你刚才讲的是希望更多的公众来参与,您作为专家,有什么具体的建议?谢谢! [06-16 15:24]
          记者 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同感,为什么说公众应该参与呢?因为我们身边有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仍然在流失,在消亡,我感觉到非常迫切,我是正统医学出身,好象民间东西不入主流,现在看来我的想法是错误的,自古以来中医主要是靠师徒相授、家族口耳相传的方式,特别在基层,我们还能看到很多有一技之长的人,能够看病,能够解决问题,很受老百姓欢迎,但是大家有些盲目,总觉得这些东西不科学,任其自生自灭。客观地讲,这些年确实在改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也有一个文,允许一技之长的人行医,很多地区也在制定一些地方政策,经过确认你是老中医,你可以带徒弟,如果徒弟没有资质,他出徒以后国家认可,政策在不断的改善。其实公众的需求、公众的愿望是尤其重要的。我今天在这讲,大多数人能够听明白我在讲什么,我们真的任重而道远。关于中医是不是医学的问题?这个问题太深刻,在唐朝以前,西汉时期我们国家当时在汉文帝、汉景帝时期(公元前150年左右)第一次把中国的所有学问由国家组织进行一次系统的整理,当时医学叫方剂,唐代王斌做注时候,还很感慨,唐朝法令把医变为专门之学,觉得这不好,他不赞成。历史地来看,中医学的本质是什么?从传承也好,从某一个特性也好,中医既是专门的又是大众的一种医疗保健,公众很容易接受中医,甚至很多人也会打着中医旗号做一些伤害老百姓的事情,包括行骗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医学的特征是这样,不是中医有问题,没有问题,因为中医学自古以来就是这样,所以我们说中医是一种大众的,我更愿意把医学叫医道。我们说:“天不变,道义不变”,两千年,我们还读《皇帝内经》,天还没变,医道还没有变。所谓的医道,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包括我刚才谈到的医学的人文关怀、中医学的生病观、中医学的疾病观。 [06-16 15:33]
          读者 柳先生您好!您讲的很清晰,关于中医是文化,很简单的道理,现在社会上仍然有一些江湖骗子,所以导致人们不信任中医,关于非遗保护,也要加强打击江湖骗子的力度,这样才能提高中医在社会上的可信度,柳教授,您在这方面有什么看法? [06-16 15:35]
          柳长华 所谓的江湖骗子,自古以来就有,在今天的商品社会中物欲第一,金钱至上,促使人们做一些坑害民众的事情,我常说一句话,前几年张悟本先生提的那些观点西方人是不信的,为什么很多中国人相信呢?从某一个侧面看,是一种文化对传统的表现,这种文化对传统的表现不是劣根的,是很优秀的,应该有正确的引导,再一个是政府在法律法规制定方面应该更严谨一些。养生也好,治病也好,希望尽可能还去是正规的医院,请一些好的医生看看,不要轻易的相信社会上不确凿的宣传内容,政府在这方面还是有责任的,随着公众对传统文化的理解,骗子生存环境也会越来越小,我相信不会把中医淹没了。 [06-16 15:39]
          读者 柳先生您好!如果把中医列入中小学基础教育课程,会不会对中医保护产生及时的、有效的保护? [06-16 15:40]
          柳长华 五年以前我们就具体做这个工作了,我亲自参与了,我们开过多次专家会,我们选了很多素材放到中小学教材里去,像李时珍等等,但是大家觉得还不够,希望更多一点,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们也希望尽快有更多内容进入教材,让中国人从小能够受到这方面的熏陶,最难办的是中医的东西多了以后其它的内容就少了,现在孩子们的负担又重,如果再增加课时也不现实。总的来说,更多的在中小学教材里给孩子们增加一些传统的教育是必要的。 [06-16 15:45]
          读者 您好!药材鉴别、炮制方法已经涉及到商业机密了,在非遗保护和商业利益保护两者之间有没有具体措施? [06-16 15:48]
          柳长华 你说到了商业秘密,非遗保护的宗旨不像专利保护那样要求披露技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主要是体现尊重、合理利用、传承等等。至于刚才说的炮制、药材鉴别也不是商业秘密,是一种传统,是很高的技艺,长期积累,有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确实是很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知识,像这种东西都非常有价值,我们真的应该保护,保护不是保护起来不让用,我们一定要打破这个观念,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是通过保护能够体现对它的尊重、合理的利用以及它的生存。 [06-16 15:50]
          读者 柳教授您好!我是一位中医大夫,听了你的课,受益匪浅,我个人认为中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块,您说到保存、尊重、承认价值和合理利用,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承认价值,现在很多老百姓对中医的认识还是雾里看花,中医内经的基础是阴阳,阴阳来源于《易经》,但是多少人能读懂《易经》,中医很多理论体系老百姓读不懂,要承认它的价值,做普及教育,中医的文化知识也好,体系也好,变成大众的话东西,然后告诉大家,让大家不要认为中医是神秘的。 [06-16 15:52]
          柳长华 没必要大家都学中医,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角度来讲,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应该同样受到尊重和重视,关于中医院校学中医和学西医的比例,有人说中医如果不懂西医就当不了中医,这个话题很严峻,不学西医当不了中医,真的是这样吗?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们在国际上没有话语权,传统的话语权是很缺乏的,有人说中医术语老百姓听不懂,我说听不懂就是有问题,听不懂就不能委屈他,越听不懂越不能用现代语言替代它,听不懂说明传统的东西你遗忘了,本来应该听的懂,比如北京有一个项目叫王氏脊椎疗法,拔罐,治疗腰椎病,非常好,我第一此看的时候,拔出瘀血以后放水里诊断,有一些白白的东西漂出来,我说这是什么?他说是炎症,我说这不是中医的“痰”吗?他说如果说“痰”,老百姓不懂,我说你多说几次就懂了。刚才这位女士讲的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大家认为中医要用现代语言诠释,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够呛,没这种语言,我找不到这种语言,我们失语了,我们要很耐心的保护、传承、弘扬我们的传统。一个人上火了,上火了这个话太含蓄,不科学,上火跟科学不科学有什么关系,似乎上火了也不能说脾胃虚弱,这些都是大众化语言,为什么不讲呢?他不懂,多讲几次就懂了,我们的思维太现代、太西方化了,有时候想到一个话题时候我都不敢想下去,什么话题?我说中医药似乎以来就是用它的药性来治病的,中药讲性、味,不讲成份。前年我去山西讲学,我得空去了山西太谷,广誉远有四百多年历史,生产的产品大家太熟悉了,龟苓集和定坤丹,我看了传统的炮制,那天正在炮干姜,把干姜装在大的陶罐,黄泥封住,然后烧,烧24小时以后砸开看,砸开以后姜的味道扑鼻而来,从里到外焦炭一样,但是摸起来棉花糖一样,掰看一看油光光的,我常说炮焦的药很多,三个字,“烧存性”,再炮也不要把性子炮没了,没有性了以后药就不能治病了,我突然感觉到中医说的“烧存性”就是这个概念,从那以后我感觉这个药好,保持了传统。 [06-16 16:08]
          主持人 谢谢柳老师今天给我们带来的精彩演讲!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 [06-16 16:09]